• 2012年07月17日

    阅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19989911.html

    近日在读让.布洛的《蝴蝶与洛丽塔——纳博科夫传》,抄下这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偶尔感觉自己就快要失去活在这个世界的理由与快乐,失落的情绪伴随着潜藏在四围墙壁的压迫感而此起彼伏。我所钟爱的这位作家,纳博科夫,此刻我与过去的他一样,过着给一个个富人孩子当家教的生活,穿梭于那些公路与厅堂之间,拎着仅有的尊严与对未来生活的热爱,我们既自恋,又自怜。

     

    ……他努力地理解命运,同时在小说中模仿它,为了把握命运,他灵巧地建构自己的作品,建构形而上的思考。在这位如此高超的艺术家那里,这种思考的天真朴实很让人惊奇,但是对于各种符号的解释却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批评家还是读者,只有相信这些符号在这里表达了焦虑的特殊形式,才能最终理解这些符号。因为忧心忡忡的感触可以让最平常的小事也富有意义,虽然不具有启示性和神启性,但是却具有象征性和决定性。我们必须理解这种感触,因为它具有威胁性,或者能具有威胁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