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8月15日

    在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21086926.html

    合上有点艰涩的《透明》(虽然我钟爱纳博科夫,但不得不承认自己懂得太少),我开始了新的旅程,在时而困惑时而又朝气蓬勃的时日里,阅读关于Lonely Planet的故事。这本书买了好几年,以前也只是随意翻翻,如今想纵容一下自己,沉浸其中。旅行还是美好的,忘乎所以,任凭阳光和雨雪飘落,自己同其他行者一样,挥洒青春。没有一个永久的伫立点。

    曾经我们在路上邂逅的那些人,一路晃悠着,看起来是如此散漫而固执。也有些小心翼翼的人,也有些落拓得潇洒的人。那天夜里,和夏木兄聊起当年(当年!)行走沙巴时遇见的人,我们的回忆竟如此相似。爱自嘲的新西兰农场主对我们说他再也不需要女人,还有,新西兰的绵羊比人多!阿根廷男孩一直在寻找一条出路;那对德国情侣,男的右眼像一颗灰绿色的宝石,无光的宝石。

    记得那只阿咪么?我的情敌。夏木兄的裤裆被她扒了一下。小小的,可以就那样被捧在手里,这可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呐。

    今天北京的阳光出奇的好。已经是立秋了。周围没有人的感觉真好。继续听着那首吟咏生命的歌曲,我把昨日的烦恼暂时搁置在床头,一厢情愿地活在这个绿色的世界里。

    好好,好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