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9月04日

    一些人和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21573212.html

    在过着马不停蹄的日子时总是需要有一些振奋人心的东西来督促、激励自己。从过去那段朝八晚七的职场生涯退下来已有五个月之久,我也早已适应现在的生活。昨晚还跟夏木兄说,我今年所做的最好的决定便是离开那里,现在想起来五味杂陈。是的,计划总是永远赶不上变化,而曾经一头栽进工作的我是如此地忘乎所以,以致很容易就会对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些诉求视而不见。现在好了,比较自由了,一路走下来,惊然发现有时候一个人的爆发力可以很大,很强。

    马上就要看完关于孤独星球的故事了,没料到这本原来可以是很轻松的自传也能在我深陷低谷时带来一丝光芒。创业总是艰辛的。如今的世代,做自己想做的事,也还是需要更多的机遇与幸运。在马来西亚生活时,往往受到的教育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要你努力了,就必定会成功。很多时候中国大陆却不一样。我似乎从来没有在报章上看见过任何一则靠谱的招聘广告,身边有很多人都在向我传达这样一个信息:你的简历若不是由某个“认识的人”帮你投递的话,那结果很有可能就是石沉大海。

    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花了很长时间才真正让自己明白。或许几乎所有关乎利益的事皆如此。我们活在一个过度仰仗他人的国度里。说起汉语里有意思的词汇,“关系”这个词确实是引人深思的。目前我们还无法有效、正确无误地找出一个英语单词来和这个词相对应。在和大陆友人聚会时总是很容易就会听到这样一个让我这个“老外”百思不得其解、纳闷的词语,然后我就会暗自庆幸,并感恩我的祖辈如此有“远见”,能在一百多年以前就选择下南洋。

    马来西亚和这里不一样么?

    扯远了。说说那些激励人心的故事。传奇仍旧是不可或缺的。刚刚才看了一篇专访叶廷芳的报导。这个独臂老人生于农村,小时候因一场意外而被迫切除左臂,以致上学也成了一件难事,因为不是所有学校都愿意接受残疾人为学生。后来,冒着风雪,带着从亲戚那里借来的40斤大米(一半的学费),扛着行李,少年人进城了。这一进城就注定要改写他的命运。再后来,他考入北京大学学习德语,最后还成了德语文学专家,以翻译卡夫卡作品而闻名。

    说起来,叶廷芳喜欢卡夫卡,还是因为他俩“同病相怜”,同样是在家里的“陌生人”。

    离开农村(源生地),走进城市(另一种生活形态的表现、新生的表征),从而获得重生的机会,这是很多文学作品的母题。必须要走出来,而这个走出来的举止也每每喻示着摒弃。说得严重点便是抛弃。必须抛弃原来的那个世界,再把自己投到另一个世界。原来的那个世界很可能固步自封很久了,停滞不前,所以要么跟那个世界的人一起坐以待毙,要么你亲自毁灭他,趁他还未完全吞噬你以前干掉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