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9月18日

    良善与失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22396754.html

    终于,我有点像正式辞职那样,辞去了我在教会里的服事。很快,我就要告别在过去五年来每个礼拜天的某种早已形成生活规律的活动。这是一次沉重的抉择,对我而言,这喻示着生活中的一次改变,甚至是一种信念的诞生和闪光。总归是好事,我试图对自己这样说道。

    有些环境,我们原来就不属于那里,只不过因为某些缘由或出于对某些信仰的坚持与爱(你以为自己是爱她的),我们坚持走了若干年,而后在某一年的某一天,仿佛从梦中醒来那般,我们恍如隔世地对自己感到丝丝陌生。熟悉或陌生,时而并肩交错,人似乎很容易就忘却。

    从此以后,我想我的生活圈子会更加封闭。算了吧,何必过于执拗,过于功利。

    这几天奥威尔在巴黎和伦敦的落魄生活很是带给我些许安慰和激励。那算是极为卑微、在物质上几近一无所有的生活了,我想。由于经年累月地曝露在外面的世界,饱受贫困的折磨,许多流浪汉最终染了一身的病,生命走到了尽头依然无法得到丁点尊重。人们自以为是的唾弃、嘲笑某些人,其实说到底,谁也不比谁光明、伟大。

    老师,伟大么?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便是“你很有爱心啊”,随后有的人会说他无法那么充满爱心地去作为一名教师而付出那些精力,有的人则做出颇能感同身受的神情。谈话就此中断。我发现人很容易在不经意间就被这些赞美所蒙蔽和滋养。抛开那些领着可观月薪的教职不说,静下来看看那些真正地在无私奉献的人们,当然,我们永远也无法怀疑这些人的善心与动机,他们确实是一群良善的人。良善的人走在艰辛的道路上。在受到赞许后,他们告诉自己,是啊,我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在改变他人的生命,我在传播爱与希望,随即充满力量的继续走下去。这是善良人的强心剂,足以让他们保持一直以来那种笃定的状态。

    有些人真的对行善没多大兴趣,有的人,按宗教话语来说,便是“软弱”的,心里想行善,可却无法行动起来,肉身始终无法战胜灵魂,很可悲。有的人知道行善是好的,出于一种道德感和使命感,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要做好人,好行善,不能对弱者视而不见,所以他们也在行善者的队伍之中。还有一种人,觉得自己实在太幸福了,又或者是自认为是过来人,所以才会更珍惜当下,所以才会想到要去帮助弱者,为他人创造幸福。当然,不排除有些人是受上帝、佛祖或阿拉的感召,生来就是菩萨心肠,这些人可以很无私,即使你告诉他这样做毫无意义,这样做对他并无任何好处。

    昨天无意间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节目,讲的是那些共产党员如何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幸福而牺牲了自己,甚至是自己的家庭。过去时不时会听到有人赞扬某些人为了“大家”而牺牲自己,轻的有牺牲睡眠、健康、家庭,重的则是直接断送生命。令人略为惊讶的是,当采访到这些伟大者的家人时,几乎所有的家人都是带着赞许(虽然有点无奈)的神态来看待他们那位关爱国家和人民甚于自己的家人。我们无法回到多年以前约伯生活的那个年代。当年,上帝允许魔鬼试探约伯,以致约伯失去了他的女儿和女婿。后来,试探过去了,上帝看见约伯对自己如此忠心,赐给了约伯比先前还要多的牛羊,以及儿女。可是,以前的那些逝去的女儿和女婿呢?

    从这里衍生出来的关乎宗教或人生的问题会很多很多。我相信高明、聪慧的人自有解答的方法。但我同时也相信人的脆弱与情感的真实。我无法想象失去心爱的人以后,上帝所施与我的“补偿”能真正取代过去的伤与痛。中国的一句老话,“曾经沧海难为水”,这句话还是有其存在的道理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