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12月03日

    后果自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25362303.html

    从朝八晚七的全职工作中退下来,我开始了我的自由职业者生涯,干起了老本行——家教。这一回除了真是老本行(给外国人当家教)以外,也在能力范围之内给自闭儿上上课。我的学生都是非中国籍孩子,当中有的虽然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由于双亲中只有一个是中国人,因此孩子也就不是所谓纯正的中国人,领的还是他国的护照。

    无可否认,做家教还是相对而言较为自由的。北京很大,常常花在路上的时间几乎跟上课的时间一样长,有时候实在等不来公车,情急之下唯有打车;有的地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走着去得花半小时,可打车就不一样了,十块钱左右,十几分钟就能到,能节约下一些时间。难怪朋友笑说虽然家教课时费高,但一来一回,花的时间和付出的金钱、精力还是不成正比的。是呵,或许目前要的就是一种状态吧,在还没有定下生命中的下一个目的地之前。

    我过去在马来西亚时也是曾经做过家教的,只不过形式上有点不同,是在我们所说的补习中心给学生上课,教的还是中文。马来西亚的家教生意可以做得很大、很好,教好了,大家口耳相传,排队报名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有些学校的老师甚至也在课余时间收几个学生,放学后直接把学生带回家里,洗澡吃饭,然后开始上课。这样下来,这些老师就逐渐把注意力和精力集中在做家教上,毕竟这要比学校的教职来钱。在北京做国际学校孩子的家教,除了要接受老师永远是“主”,而你只能是“辅”的事实以外,还要经常面对一些在自己看来残酷、无理的现实。

    家长当中,有的是因为心急,希望孩子中文能更好些,所以花钱请家教,也有的是因为看见学校的中文课实在不怎么样,所以才自掏腰包,为的也是孩子的进步。国际学校的收费是众所周知的昂贵,别的课不说,倒是我目所能及的这几家学校的中文课确实令人大失所望。有太多的大陆中文老师无法取长补短,即使是在资源如此丰富的国际学校上课,也没有办法真正把中文课上好。我的两个学生前阵子参加期末考试,考试前中文老师把绝大部分的考试范围告诉同学,甚至把当天要考的作文题也说出去,并说同学可以事先在家写好作文,拿给他批阅,把作文背下来,考试当天再把作文“写”下来就行。估计是担心学校的教学考核的缘故吧,因为已经有中文老师受到投诉了,所以这些老师担心一个学期下来学生的成绩没有进步,所以赶紧在考前进行最后的“冲刺”和补救。

    这两个学生当中有一个素来对政治和经济,尤其是中国政治、经济很感兴趣,在写作命题作文《我最难忘的一天》时,他把自己比喻为红卫兵,和同伴到天安门朝见毛主席。整篇文章丝毫没有对党和国家的不敬,他描述的只是自己激昂澎湃的心情和在天安门的所见所闻。考试结束后不久,中文老师把考卷退还给他,要求他过几天再参加重考,因为这篇作文无法通过,理由有两个:涉及政治和不符合现实。学生找了中文部教学主任,主任也不鼓励他写这样的文章,还说如果学生坚持的话,那就后果自负。

    结果当然是学生对自我进行“批判”,将对毛主席的朝见改为对曼联队的朝见——到英国观赏球赛。

    什么叫做“后果自负”呢?这位为人师者是不是在企图以自己的威权来换取一个中学生的信服和尊重呢?这样一种在我看来是非常“中国”的为事之道出现在一家北京顶尖的国际学校里,而且这样的话还是来自一位教学主任,想来这位主任必定是一直很好地维护了学校的安全和自己的名声。我们上的是国际学校专门为非中国籍孩子准备的中文课,由于各种可知或未可知的原因,这些学校的中文课皆由大陆老师授课,这是否其实也就意味着这一群学生,除了要上真正意义上的中文课之外,还需要连带学习“中国精神”?看看那些课本吧,这些外国孩子平日已经没有多少机或兴致接触中文书报了,很多过去的好文章,像我们曾经在中学读的《孔乙己》、《差不多先生传》、《落花生》等,在这些课本里几乎不见踪影,而诸如《放大你的幸福》、《怎样适应社会竞争》、《追问博客现象》此类的从网上扒下来的文章却比比皆是。并非说不能读这些文章,而是一本较好的中学语文课本涵括的理应可以更多,怎么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尽是这些辩论、说教,嚼之无味的文章呢?

    结果是,我的学生从来没有从阅读这些文章的过程中感受到丝毫来自中华文化的熏陶或阅读的愉悦。班上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没有认真听讲,学生的课本更是布满了涂鸦。那考试时怎么办?学生回答反正老师会预先告诉我们考试范围,不必担心。可一直这样临时抱佛脚也不是办法呀。

    那就后果自负呗,学生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