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年08月02日

    读书:《荒人手记》和《看不见的城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34886802.html

    从很久以前就喜欢朱天文的文字。最近重读她,是因为想捕捉她对台湾人的书写。诚然,《荒人手记》走得更远,不再像是多年前对阿青、阿远的那种书写,可同样还是很忧伤,很忧伤。颓废的年代,颓靡不堪的荒人,以回忆和书写蹒跚于台北城,因为身份的边缘性,注定没能进入社会的黄金结构之中。那样无恙安然的生活,于他以及他的那些同伴都是过分的奢侈。施淑说,小说里尽是极端风格化的文字。早年朱天文的文字虽也有自己的清丽中带绵绮(格),但真正如此风格化起来还是在《荒人手记》和《巫言》这里。从《尼罗河女儿》、《世纪末的华丽》,以至《荒人手记》、《巫言》,巫,伴随着神话(一神教与多神教的)、寓言出现,平添了谶语似的呢喃。

     

    早晨趴在书柜前问夏木兄,我们怎么那么少卡尔维诺的书呀?夏木兄说,不敢买哪。后来想了想,当时应该调笑他,他曾几何时买书会那么胆小!不敢买,什么嘛。

    传说先人卡尔维诺的大脑构造异常复杂精致。也是,那么一个睿智之士,很可能年幼之时经常与植物接触(他父母都是热带植物学家),以致那些盘根交错的大树之精魂都跳到他脑细胞里去了。

    要开始读这本《看不见的城市》,心存希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