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06月19日

    丛林世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71695502.html

    这是一个丛林世界,人们日日夜夜于杂草丛生的钢筋水泥之间蹒跚行进。遍地都是洪水猛兽,我们小心翼翼,时不时还要惶惑地东张西望。

    走在北京的街区,经常会和一些动物不期而遇。最常见的自然是狗,养狗的人比较闲,总会和自己的狗出来溜达。北京还有一群养猫的年青人,男男女女,他们都和他们的猫一样,在城市一角乖张地生活,安静,不咬人。那样的猫咪经常出现在网上,作为头像或耍性子的标志,很少真正出现在街头,即便有,我也很可能无从得知,因为猫走路是没有声音的。

    最喜欢看的还是马和驴,还有那身份尴尬的骡。它们驮着主人和一大堆的蔬果,停在路边,低头默默啃着玉米或杂粮,永远是那么地安分守己。农民们从京郊风尘仆仆地进城,他们和他们的马车一样,和这座城市格格不入。“外地人”这个身份在北京是不体面的,“农民”、“郊区来的”也一样,永远意味着落后和龌蹉。据说“外地人”这个称谓到了上海,便成了“乡下来的”;到了莫斯科,则演绎成了“外省人”。曾经听到过这么一件真人真事。一个驻在上海的纽约记者住到了老上海的弄堂里,他中文很好,经常和弄堂里的女人们打交道。一天,他外出回来,遇见楼下的大妈,大妈对他说:“大卫啊,刚才你们乡下来人找你了。”在那些上海人眼里,只有上海才是最文明、光鲜的,其余的地方都只能是“乡下”。或许也是因为有这种观念,上海人在面对北京城时才会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嘴脸。巴黎人安德烈·纪德也和那些上海人一样,在一次土耳其之行后,他更加坚定地觉得西方(法国)文明不仅是最美丽的,而且还是仅有的文明。我们很难想象上世纪初土耳其以及土耳其人的面貌究竟有哪些令纪德厌恶至此的地方。据说他连土耳其人的服装也讨厌,并认为这个民族只配穿这样的衣服。

    羊驼也是外来者。经考据,这个物种最早出现在印加帝国。现在绝大部分的羊驼都生活在南美洲的高原上,少数生活在澳大利亚。人们更热衷于称呼羊驼为草泥马,作为一个特殊时代的特有物种,草泥马确实能够让人们巧妙地宣泄心中的不满。动物园里的草泥马和街区里的草泥马一样,都不认生,给什么吃什么,一脸的无辜相。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呢?作为又一个外来者,我也和那些“外地人”一样,时而苟延残喘,时而沾沾自喜,却也始终没能逃离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