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07月07日

    双城咖啡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71752297.html

    昨天我们去了小黑说的双城咖啡馆,有人说那是北京城最接近台湾的一扇窗。我们去,是想看画,最近那里办了个画展,墙上挂了几幅孤独症孩子的作品,大多色彩鲜艳、立体。

    楼上有个不大的阁楼,上楼的人需要脱鞋。那里原本就很安静,许是因为在楼上,和楼下隔开了,便越是让人体味到那里的寂静和安全。

    店里放了很多台版书和杂志,杂志堆上有一本零七年的印刻,封面人物是张国荣,还是那双绝望、迷蒙的眼睛,却也坚定。窗外是方家胡同,路面有些坑洼,人们的房子外停着残破的自行车和古板的三蹦子。隔着玻璃窗,身边是一棵树干粗壮的树,起风的时候,树叶也跟着沙沙舞动起来。时不时有当地的居民和游客路过,有的步行,有的骑车,所有人都慢缓缓的。

    我们还是幸运的,虽然没赶上放电影,却能坐在一起听《天堂电影院》的原声。乐声悠扬,弥漫于整个空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悠悠、静静地坐着。后来,小黑和她的恋人也来了。她们正好在附近,知道我们在这里,便过来打招呼。这样一场没有事先约定的会面,让我很紧张,也莫名地兴奋。小黑好像是换发型了,新发型有点参差不齐,倒也不难看。她说话时偶尔会握着恋人的手,让人有种微妙、暖心的感觉。

    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我们的新工作,还有彼此换工作的想法。小黑的恋人像一只孤傲的黑猫,桀骜不驯、犀利,大部分时间她是安静的,喜欢自拍,张扬而自恋。

    傍晚,店里人越来越多,说话的声音也稍微大起来。我们离开时,两个店主都还在不停地忙。他们来回穿梭于小小的吧台,连背影都如此默契。

    出了门,夏木问我:“以后还来么?”我说:“来啊,下回要来看电影,还要叫上笛安。”我回头看一眼身后那扇红色的门,看着窗边我们刚才坐的地方,沙发上没有人,杯子也不在了。这样看了片刻,我突然神思恍惚,不能自抑地感到一阵荒凉、哀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