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07月21日

    恋秋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72282448.html

    过去在北国不见生秋葵,那是在梦里或东南亚菜馆才能见到的蔬菜。秋葵性喜温暖,产于埃塞俄比亚及亚洲热带地区,原来就不属于这里。她开黄花,一朵朵宛若纸巾折成的纸花,偏执地倾斜着。

    以刀切割,偶尔会听见几声清脆的响声,那是切到娇嫩的秋葵,成熟的秋葵不会这样。左手轻按秋葵末端,右手执刀,一棵棵切,秋葵籽缓缓爬到了刀身上,带着一滩无色、淡淡的黏液。

    意识在物与物之间的流动、窜跃很微妙,永远是诚实的感知。一颗成熟的黄芒果,可以让人想起后院的芒果树、市集上形状不一、各种颜色的芒果、毛泽东的手;而一棵秋葵,能让我们想起羊角、咖啡、女人妩媚的指尖、妖姬、杨桃、精液等等。

    小时候住八丁燕带,周末总会跟着妈妈去菜市。偶尔碰到同学的妈妈,对方见到我,总喜欢问“吃什么会变得这么聪明”这样的问题,妈妈笑称是吃了很多秋葵。此 后,果然,每到考试时节,阿伯的秋葵总是很快就卖光。这样偶然的小事,我们似乎都还记得很清楚。她爱唠叨、好面子,每次家里吃秋葵都要提起这件事。

    在南方,我们或清炒或酿秋葵,也以秋葵做咖喱、阿参鱼。北国云集了各种吃法,清炒、白灼、凉拌,也伴以木耳、鸡蛋、虾仁、猪肉、豆干、鸡肉、杏鲍菇、山药或辣椒炒制,又或者直接蘸酱生食。怎么吃都是一种惯性,一方水土,一方人,一种饮食。

    今天生平第一次做秋葵,清炒,是以为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