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03月22日

    喫点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272285472.html

           冬天,在四合院小聚,燕儿带来了几袋义利点心,那是我和夏木第一次听说义利这家百年老店。从来只知道稻香村,过去学校对面就有一家,逢年过节都会给自己和夏木的家人买点心,却不晓得义利才堪称真正的中华老字号。那晚,尝了块熔岩蛋糕,许是天冷,蛋糕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似的,瓷实,巧克力溶液已非液状,可却依然美味,印象深刻。
           一直要到我们搬到了望京,才再次有机会尝到义利的点心。搬过来几个月,又是冬天,第一次去附近的邮局寄信,才发现原来阜通东大街上就有一家义利。年末,北风萧瑟,偶尔一阵寒风,吹打着门上的塑料帘,人人都顶着风往帘里钻。进去了就好了,风停了,似热闹,却也寂寥起来。
           散步到义利成了我们家的又一个传统,和其他大大小小的仪式点缀着我们的生活。出门,左拐,一直走,再左拐,就这么简单,不会迷路,即便是一个人去,另一个人也能安心在家等待,对自己说没关系,很快,很快就会回来的。一起去的时候,我会弯着腰,看着橱窗里的点心,认真地念纸片上的名字,遇到或熟悉或有趣的名字,都会拉着夏木一起看。可惜我们都是比较刻板的人,吃来吃去其实就只是那几样,不怎么爱尝鲜
           不同类的点心永远不会被放在同一个袋子里。点心按重量收费,价签打出来,贴在袋子封口处,上面同样有点心的名字,结账时总会暗自惊叹怎么这么便宜,以后要多买才是。
    只有菓子面包是不称重的,每一块都有独立包装,叠放在架子上。听闻义利是中国的面包王,上世纪五〇年代,当人们还时兴小作坊时,他们就引进西方制作面包的技术,开始了所谓的流水线生产。如今,菓子面包分工厂生产和手工制作,带核桃仁和果脯,最原始的自是手工制作的,用蜡纸包装,保鲜,质感也好。
           过两天夏木要采访老树,老树便成了近日家里的新话题。夏木说燕儿很喜欢老树的画,想找她聊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眷恋。我笑说看燕儿那闲来没事喜欢逗猫、淡泊的性情,当然会是喜欢老树的,他俩的生活哲学根本就是一个样儿嘛。燕儿是老北京,皇城根底下的人,悠哉悠哉的,去义利,想来也就是那么一进一出,自然习惯的了,哪像我这般小心翼翼。

     

     

    刊登于20160321的《北京晚报》。是为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