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12月17日

    北国的雾与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336917533.html

    雾夜中的北国竟如此动人。多年以前的雾都在夜里也是这般美丽么?我们幻想着未来人类脸上能进化出口罩,在天空迷蒙、让人绝望时,口罩将我们和世界隔离,就像安迪所遭遇的一样。安迪病了,不能与外界接触,因为那是一个充满毒素与细菌的世界。安迪长久生活在一个塑料泡沫里,很安全。没有人和安迪握过手,安迪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戴口罩。生死有命,你总是笑着对我说。我们的肺已经重度感染了。深褐色的肺布满血丝,几根青筋在跳动,规律和心脏的跳动一样。当你抱吻我、触摸我的体温时,它们和我们一同跳起了华尔兹,在这个爱欲的深谷中,跃起、滑动、深坠,再升华。

    白天,我们竟看不清彼此。你的鬓角透出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在它们消失以前,我贪婪地吮吸着,那是我感知这个世界的唯一方式,我好害怕有一天会失去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夜幕降临,我们褪去保护壳,像两个旅行的人彳亍在这座城市中。有时候是同样的一条路线,更多时候是陌生的风景,我们对这样的生活和这样的自己迷恋不已,自恋,其实更可笑。

    路灯悄无声息地被点亮,暖黄色的灯光之下,人们低着头走路。站在这里能看见远处的光晕,她们和这座城市的霓虹灯一样,让人觉得孤独。眼前的雾似乎永远散不去了,我使尽全力往前游,划动双手,拼命想要划破这一切。西西弗斯的生命注定是一曲悲歌,寻找有时,哀恸有时,我怎么会不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