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12月28日

    从前有座森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336923068.html

    前天一个人去看纪录片《从前有座森林》。导演吕克•雅克还有另一部片子也是我喜欢的,叫做《狐狸与孩子》,那是几年前辛夷推荐的片子,讲的是一个女孩与一只狐狸成为朋友的故事。幽暗的放映厅里,观众寥寥,眼前的那一片苍郁突然让我产生“我们都是在逃亡”的荒诞感觉。我们花了二十元买了八十分钟的森林画面和声音,希冀同时也换得片刻的休憩。我突然想起了其实自己的原乡便是一个热带雨林国家,就在家的不远处,那里有一座传说有棕熊和鳄鱼出没的小森林。从前,就在我们脚下,那是一片猩红的沼泽地,在我幼小却丝毫不胆怯的心灵里,我一直将那些张牙舞爪的红树想象成一群正在吞噬灵魂、面露青光的魔鬼。从前的从前,依约新村里的橡胶林还有我的阿爸,阿爸头上戴着一盏灯,趁太阳还未出来,笨拙地在橡胶树上划下他青春、躁动的一刀。

    “森林”在法语是阴性词。抄几句最近在读的书,聂鲁达的回忆录《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聂鲁达说:“不了解智利大森林的人,也不会了解我们这个星球。”

    一根松脆的树枝发出碎裂声;巨大的山毛榉树高高挺起它那向上怒张的身躯;一只鸟儿扑扇着翅膀,穿过寒林飞来,栖息在阴暗处的枝丫上,随即在隐匿处双簧管似的鸣啭起来……
    不了解智利大森林的人,也不会了解我们这个星球。
    我就是从那片疆土,从那里的泥泞,那里的岑寂出发,到世上去历练,去讴歌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