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0月05日

    易北河边的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337021853.html

    易北河边画家的画,让人想起了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记傅惟慈的赤诚,抄一段《月亮和六便士》:我想,这以后的三年是斯特里克兰德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爱塔的房子距离环岛公路有八公里远,要到那里去需要走过一条为热带丛林浓荫覆盖着的羊肠小道。这是一幢用本色木头盖成的带凉台的平房,一共有两间屋子,屋外还有一间用作厨房的小棚子。室内没有家具,地上铺着席子当床用。只有凉台上放着一把摇椅。
    第一次和夏木一起去见傅先生时,我正处于生活的低谷。那天下午,傅先生一边递给我一张影印的《布登勃洛克一家》译序,一边对我们说起当初他是如何走上翻译的道路。我一边低头读,一边流泪,然后装作擦脸般擦去脸上的眼泪。我不知道傅先生有没有看到我流泪。我们后来聊了许多,主要是他在说,给我们讲他从前的经历,还给我们看他过去旅游时拍的照片。那些照片都完好地挂在墙上,有的下面还标记了拍摄的时间与地点。
    几年过去,时光竟在那一瞬间凝固。

    分享到:

    评论

  • 你好~
    行人纪事回复尹小隐说:
    你好。欢迎光临。:-)
    2016-10-09 13:5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