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2月19日

    金台西路的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ngrenjishi-logs/337053066.html

    最近在读是枝裕和的随笔,那是在那天夜里和夏木一起看了他的《比海更深》以后才开始的。也许因为自己是个喜欢散步的人,所以对《有如走路的速度》这样的书名格外感到亲切。今早读到的是题为<波斯菊>的一篇文章,写的是童年的房子以及后来无意间发现的一所院子里长满波斯菊的房子。是枝裕和小时候住的房子被牵牛花和绿叶满满包围着,由于房子又破又旧,所以母亲自嘲说这些花草正好可以让他们把房子藏起来。
    于是我想到了我们从前住的位于金台西路的房子。总是禁不住要分享从前的生活,就连写文章时也这样。编辑说我这样不好,太老气了,应该写点时髦的东西。
    回忆是件很微妙的事。有时候我们会惊诧地发现从前爱得那么深、痛得这般立体的感觉竟也会逐渐消弭。
    趁着还记得,想分享在大雪节气那天读到的日历上的文字:樱花飘零,成为文人感慨的题目。月亮普照大地,很快又沉没山脊,唯有人类的情欲绵绵无有绝期。这是井原西鹤的《好色一代男》里的一段话。我没读过这部小说,倒是看过增村保造以此改编的电影。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记得的大概也只是男主人公显得有点滑稽、夸张的情史。那一天,读到这段话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其实真是这样啊,我们的情欲,以及对某些事物的感情真的是永无休止的。

    分享到: